太陽の家--黎屋夥房華德福樂園

關於部落格
在追求自主生活的道路上,我們遇見了華德福教育,也希望將夥房田園生活與華德福教育相結合,為孩子們種下靈性的樹苗。
  • 19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光媽的分享--遇見華德福娃娃

當每個人的靈魂
映照出社群整體的樣貌
 
而社群也活出每個靈魂的力量時 
健康的社會就已形成 
The healthy social life is found 
When in the mirror of each human soul 
The Whole community is shaped 
And when in the community 
Lives the strength of each human soul

          四月的時候,我們五個媽媽,包括恬妮,小欣怡,大心怡,挺著大肚子的怡君和我一塊去上了英國人智學家,同時也是個大提琴家的 Locher的課,在他即將離開台灣的前三天,我們幾個媽媽跟他在竹北的草葉集共進晚餐,因為孩子都留在家裡讓爸爸或其他家人照顧,所以我們得以有機會從容不迫地問問題和享受美好的一餐,針對我們對於華德福的想像與實踐,有非常直接和詳盡的解答,同時也知道世界上其他國家華德福教育的發展現況,當然,我們最關心的還是跟孩子之間的相處,在還沒開始討論之前,Locher先問了我們一個問題:我們是如何開始知道和接觸華德福教育的?
        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也因為這些因緣際會讓我們這幾個家庭聚在一起,願意共同完成一些事情,即使腳步非常慢非常慢。
        我們曾經去過很多地方,像是北海道的日本人智學共同體社區、草葉集竹中店、台南巧食舖或是就在自己家裡,跟很多人分享有關華德福教育的想法,要說我們是如何遇見華德福教育的,不如說我是怎麼開始遇見華德福娃娃的?
        這要回到大約五年前,頭份的後庄悄悄地開了一家燕林書店,漸漸知道素燕、佳林在開書店前,到美國半年的一段旅行,他們去看看人家的有機農業,還帶回一個戴紫色帽子,沒什麼臉部表情的娃娃,素燕說,這個娃娃很貴很貴而且是手工製作的。一向對於手縫的東西很有興趣的我,很想做個小娃娃給當時一歲的光妹,所以仔細地研究了娃娃的頭部,發現縫製者先要抓出額頭和臉部的比例,造型雖然簡單,但是想要做出一樣的娃娃,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之後光棣出生,光棣滿三個月的時候,我們到南投水里拜訪了同樣也是居家生產的阿忠和怡文,除了阿忠自己親手蓋的房子讓我們驚嘆不已之外,怡文做的好幾個華德福娃娃更是我急欲想學習的對象,所以一回到家,馬上做了兩個很簡單的娃娃,讓孩子或抱或靠都舒服,雖然還不是素燕帶回來的那一型,但是我已經了了一半的心願。
        怡文和素燕那時彼此還不認識,怡文在澳洲學了兩年華德福教育,素燕也在宜蘭慈心小學上華德福教育的師訓,生光棣前,我也看完了幾本台灣已經翻譯好的華德福書籍,其中跟生活相關的想法以及觀察孩子們的成長,同時對照自己成長的經驗,父母親的影響等等,華德福教育可以說是讓我重新認識自己的開始,而不是以此來教育孩子。當然對於華德福教育也有很多我還不瞭解的理論基礎,是不是應該為了孩子的需求,去追趕所謂的「進度」,事實上,我也還沒準備好這個部分,只是想跟孩子一起過著自然簡單的生活方式,在每天的規律和重複中,看著春去夏來,秋收冬藏。
        後來,素燕又借我一本書,是她很早以前就買的書簡‧樸愛米許人的生活美學
,這個至今還捨棄所謂現代化生活,駕著馬車,操著古老且接近德語的語言,他們的婦女同樣也會做這種樸實無華的娃娃,一種沒有個人色彩,但是一針一線卻透露出縫製者的個性;沒有炫麗裝扮,都是自己染布上色,色調較深沈,看起來幾乎一樣的娃娃,陪伴著每個世代長大。
        光妹光棣也開始知道華德福娃娃跟一般洋娃娃的不同,會希望我做哪一種穿著,長髮或短髮,顏色選擇,要能換衣服等等,其實就跟他們自己一樣,照顧自己就跟照顧娃娃一樣,雖然有個大娃娃光野可以照顧,但是能帶著屬於自己的娃娃去散步、說故事、玩……,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當我開始遇見華德福娃娃,一直到自己動手做的過程,覺得實踐本身就是一種樂趣,後來也教其他一起來聚會的媽媽們做做看,有的媽媽不敢踏出第一步,有的媽媽慢慢開始她們的實踐之路。重要的不是在於像不像每個人心目中的標準型娃娃,而是媽媽親手做的,也讓孩子看到了這一點,如果放諸到其他生活的細節也是一樣,菜是自己種的,衣服是自己做的,甚至房子是自己蓋的,那麼考慮的部分就不是美不美而已,還有很多我們對於生活實踐的過程,有修正也有好的呈現,不是只有成功或失敗兩極化的評價。
        當妳的孩子抱著妳做的娃娃,那個簡單的不一樣的故事就一點一滴地開始了,不管在妳身上,還是在孩子身上、在娃娃身上,這個世界也開始不一樣,來吧!一起來試試看!

附註:跟素燕的緣分是在
921大地震後一星期,我們一同參加了中國女紅坊的拼布班認識的,當時的她帶著大大鏡框的眼鏡,很安靜,離我的位子比較遠,上課的三個月期間,我們沒有太多的交談,我則是因為很想學東西,很想拋開工作,到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甚至沒人認識我的一個地方專心學東西,所以我坐的位子離老師很近。事實上我們應該是921那天正式上課的,但是發生了地震,所以延後了一週,沒想到過了兩年,我們都離開了台北,在頭份相遇,第一次到燕林書店是素燕先認出我來,她穿了一件綠色的圍裙,綁了頭巾,沒戴眼鏡,我真的認不出來。總之,在頭份的這幾年,遠離了台北的朋友,有了新的朋友,孩子也有可以一起長大的朋友,是我們最感幸福的一件事,謝謝很多人的幫忙,尤其是素燕和佳林,簡單地說聲: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